【人民網】26年堅守,群眾夸他“真扶貧”

  

  2020年5月20日,湖南長沙。當從新聞上獲知習近平總書記對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作出重要指示時,55歲的唐嫵玲淚流滿面。很少刷微信的她第一時間在朋友圈轉發了這條新聞,并且寫道:“我老公在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扶貧26年,他一年只有二三十天待在家里,我們7800多天的分別和付出,終于有了回報……”

  唐嫵玲的丈夫,是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環江喀斯特農業生態試驗站常務副站長、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科技副縣長曾馥平。

  眼前的曾馥平,頭戴草帽,皮膚黝黑,兩鬢斑白,跟當地地道的農民沒有什么區別。26年時光,可以使人容顏變老,也可以使石山變樣。他的故事,就在無言的大山里。

  26年里,他遠離妻女和繁華都市,扎根毛南山鄉扶貧一線,經歷了跌落山谷和多次車禍負傷,但他從不言退,以奮斗詮釋初心,用堅守踐行擔當。

  26年來,他以滴水穿石之功,讓不適宜人類居住的石漠山區披上綠裝,讓貧困山區群眾依靠科技創新脫貧致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出贊嘆:這是個奇跡!

  26年里,他在田間地頭、崇山峻嶺中完成了數十項科研課題,為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窮盡青春年華,毛南族群眾都親切地叫他“真扶貧”。

  移民示范區 

  開辟脫貧新天地 

  1994年,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開始實施。受中國科學院的委托,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與廣西合作,在環江開展科技扶貧試點工作。

  那時的曾馥平不滿30歲,任研究所林果生態研究室助理研究員,正在長沙市郊區從事生態農業方面的研究。風華正茂的他,一直夢想著要成為像侯學煜那樣的科學家。

  “我是農民的兒子,對農村有著特殊的感情?!?994年7月,曾馥平說服淚眼相望的妻子,告別喊著爸爸不愿撒手的3歲女兒,主動請纓到環江從事扶貧工作。

  木論鄉頂吉村,是曾馥平到環江后調研的第一站。那里四面環山,玉米和紅薯種在石縫里,農民喝的是黃綠色的坑漬水,吃的是稀稀的玉米糊,住的是四面透風的茅草屋,許多五六歲的孩子甚至沒有衣服穿,一戶農戶的全部家產不到幾百元……

  曾馥平的家鄉在湖北省天門市農村,他也經歷過貧窮和饑餓。但眼前的一切,還是讓曾馥平感到震驚和難以言表的心酸。在農戶家中,一位老伯向曾馥平描述了向往的美好生活:“每天能喝上沒有蟲子的水,一天能吃上一頓大米飯?!?/p>

  曾馥平哽咽了,這是他記憶中的第一次落淚。他緊緊握住老伯的手說:“您放心,我是共產黨員,是國家派到環江扶貧的。我答應您,您向往的美好生活一定能實現?!?/p>

  這一幕,他至今難忘,也正是這一幕堅定了他留在環江從事科技扶貧的選擇。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曾馥平馬不停蹄跑遍了全縣上百個貧困村屯,經過反復調研論證,提出讓農民搬出生態環境惡劣、不適宜人類生存的石漠山區,進行易地安置。

  “這是一個創舉,更是一個挑戰。因為,這是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碑敃r的廣西壯族自治區領導決定,由中科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自治區科技廳、自治區扶貧辦、環江縣政府共同運作,在距離環江縣城3公里的思恩鎮肯福建立一個異地科技扶貧示范區,為日后開展大規模易地搬遷扶貧積累經驗。曾馥平作為項目負責人,挑起了重擔。

  為了作出科學的規劃,他徒步翻山越嶺考察走訪;為了說服老百姓搬到移民示范區,他無數次深入石漠山區;為了取得群眾信任,原本滴酒不沾的他,學會了喝酒;原來對方言一個字也聽不懂的他,也學會了毛南族的“柳郎咧”;為了讓老百姓走出大山,走上一條依靠科技脫貧致富的可持續路子,曾馥平不畏山高,不怕路遠,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一次,曾馥平進入即將開發的肯?;纳娇疾?,在滿是荊棘的林中鉆了幾個小時后,他迷路了。筋疲力盡的曾馥平眼睛一黑、腳下一滑,摔下了山谷。傍晚,村民們見曾馥平還沒回來,急忙進山搜尋,直到天黑,才找到傷痕累累、嚴重虛脫的曾馥平。

  村民把曾馥平背下山,送到醫院,診斷為尾椎撕裂,必須立即住院。村民和同事都勸他留在醫院治療,然而,病床上的曾馥平一夜難眠。

  “大石山的群眾馬上要搬出來了,一旦規劃耽擱了,移民的生產生活會受到很大影響?!睘榱藘冬F諾言,第二天,曾馥平帶著傷繼續上山工作,這一干就是一個多月。由于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常常發作的陣陣隱痛,在他的身體留下的后遺癥,伴隨至今。

  經過周密的謀劃和籌備,1996年9月,來自上南、下南、木論、龍巖等鄉大石山區貧困戶共97戶513名移民,在曾馥平和示范區同事的帶領下,浩浩蕩蕩進入肯福示范區,開始艱苦創業。

  “汗珠順著曾教授的頭發滴到臉上,再流到脖子里,把他那身迷彩服都浸透了?!币泼耜犖槔锏膭儆?,依然清晰記得初次看到的曾馥平。那時的肯福,目之所及都是荒坡,移民中失望的情緒開始蔓延。

  為了讓移民樹立信心,曾馥平和移民晚上一起住在荒地里,望著星空入眠,白天一起舂墻建房,共渡難關??粗录乙惶焯旖ㄆ饋?,移民的心里踏實了,都說:“有曾教授在,不怕的?!?/p>

  移民的吃、住問題解決了,但曾馥平仍徹夜難眠:如何讓移民留得住,并讓他們過上一年比一年好的日子,這才是建立示范區要解決好的根本性問題。當時,廣西有些移民區出現了新的生態退化,使移民再度陷入環境惡化與貧窮,紛紛回遷。

  為避免類似情況在肯福示范區發生,曾馥平在大量調研的基礎上,提出“科研機構+公司+基地+產業”模式,組建環江科環扶貧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將土地分配到戶,實行分戶承包經營,為農戶提供種苗、化肥、地膜等農用物資,全部以貸款的方式運行。

  同時,由中科院負責對示范區水果、甘蔗、畜禽、蔬菜等四大支柱產業進行科技開發,科環扶貧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負責示范區基本建設及經營、開發管理,從土地開墾到種苗供應、技術培訓、農產品銷售等,提供產前、產中、產后一條龍服務。

  實踐證明,這條精準科技扶貧路走對了。

  移民劉勝友難以忘記,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椪柑果樹苗的激動心情。那是在肯福新家的山坡上,40歲的劉勝友在曾馥平手把手的指導下,種下了第一棵樹苗。如今,一棵棵樹苗已長成郁郁蔥蔥的果園,年收入超過10萬元,家里新建起三層樓房,還買了小汽車,祖祖輩輩住在高寒山區的苦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移民盧常恩難以忘記,他與妻子深夜卷起被褥離開肯福的路上,被曾馥平攔住的場景。當時,思想守舊的盧常恩依照迷信“風水”建房,跟妻子花了10個通宵,好不容易舂起2米高的泥墻。曾馥平得知后,要求他們全部推倒,盧常恩一氣之下決定重回大山。被勸回肯福的路上,盧常恩從曾馥平那里第一次了解到“新型農民”“新農村”“小康生活”這些在大山里從沒聽到過的新提法。滿腹牢騷變為滿心期待的盧常恩,就此在肯福扎下了根。如今,夢想已照進現實的盧常恩仍念念不忘:“沒有曾馥平,就沒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p>

  截至2020年底,肯福生態移民示范區的年人均純收入已由1996年的不足300元提高到21080元,超過了環江全縣和周邊地區的平均水平。如今,隨著環江縣城往北擴展延伸,示范區已與縣城連成一體。

  曾馥平在肯福開創的生態移民先河,先后引領8萬多名山區群眾走出大石山,奔上小康之路,給環江帶來了由“輸血”到“造血”的“生態扶貧”新理念,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評價,受到國內外專家的高度贊譽,被科技部列為我國科技扶貧的典型范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移民研究專家譽為“肯福模式的奇跡”,為發展中國家實施環境移民提供了寶貴的經驗與啟示。

  把不可能變為可能 

  石漠荒山換綠裝 

  隨著肯福生態移民示范區的成功,曾馥平被科技部評為“全國十大科技扶貧標兵”,任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科技副縣長。

  起初,有人勸曾馥平,辦好肯福這件事,已是“車到站、船靠岸”,回到研究所的機關工作,不僅能和家人團聚,也更容易獲得科研成果。

  “環江的扶貧工作還沒有完成,我不能中途當逃兵?!痹谠テ窖劾?,肯福生態移民示范區安置的貧困農民只占貧困人口的少數,如何幫助那些沒有搬出大山的群眾擺脫貧困,才是他心中的頭等大事。

  環江地處桂西北喀斯特區域,全縣以山地、丘陵為主,40%面積為基石裸露的大石山區,是我國西部主要生態脆弱區之一。

  環江的下南鄉是全國唯一的毛南族聚居地和發源地,當地石漠化最嚴重的古周村共有9個自然屯,居住著100多戶村民。2000年以前,古周是一個無電無水無路的“三無”村,人均耕地不到0.5畝,人均年收入僅800元,全村最值錢的財產就是3頭牛。

  “這種狀況必須盡快改變?!睘楣タ颂柗Q“地球癌癥”的石漠化重大生態頑疾,2001年,雄心勃勃的曾馥平帶領一支由年輕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徒步進入古周村,建設具有示范作用石漠化治理和石山生態重建試驗區,探索一條治理石漠化和科技脫貧相結合的新路子。

  他們一起去村里采土樣、觀測氣候變化,一起擠住在村委會辦公室里,吃的是玉米紅薯粥,喝的是地頭水,常常一待就是一個多月。經過分析研究,提出了構建“山上種樹,山下種果,地種牧草、中草藥,樹下養雞,周邊綠化,欄中養?!钡牧Ⅲw生態農業發展新模式。

  帶著這份改變古周的藍圖,曾馥平滿懷信心找到村干部,通知每戶村民來一名代表開會,進行動員。然而,任憑村干部說破嘴皮,最后,開會現場只來了兩三個村民。

  曾馥平沒有灰心。過了一段時間,他和同事將優質牧草苗扛到古周,放在村里的大榕樹下,計劃無償給村民種植,用來喂養牛犢。結果,他在樹下守了一天,除了村干部為了配合工作拿了一些,僅有一位老人出于好奇,在榕樹下轉悠了半天,才勉強抱了一小把。

  接二連三的打擊,沒有讓曾馥平氣餒。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后,曾馥平再度來到古周村。這次,他從縣城買來豬肉,帶上幾壺米酒,并叮囑村干部,通知村民時,不要說是開會,就說請大家喝酒,聊聊天,一家來一個代表。

  聽說不開會,各戶代表都按時到場。每人喝了幾杯后,平時少言寡語的人,也開始健談起來。趁大家暢所欲言之際,曾馥平請那位抱了一把草回去種的老人發言。

  “那天曾教授帶了很多草苗來,我抱了一把回去種,草長得又快又青翠,牛很喜歡吃。才養了4個月,已經賣出一頭,賺了800多塊錢?!崩先颂岣吡松らT,大聲說道。

  村干部放下酒杯接著說:“以前家里種兩三畝玉米,一年的收入不到1000元。去年我們種草圍欄養牛,一個人就能養6頭牛,年收入1萬多元?!?/p>

  聽到這,會場的村民開始躁動起來。曾馥平感覺時機已到,開始發言。村民們頓時鴉雀無聲,紛紛放下手里的碗筷、酒杯,豎起耳朵認真聽起來。

  這次會后,曾馥平和同事們在環江縣城附近的水田里撒了兩畝的牧草種子,長成高苗后,全部拉到古周村。這一次拉去的牧草苗,比上次多得多,同樣堆放在大榕樹下,不到半天時間就一棵都不剩,全被村民爭相抱回家種植。

  到2011年,古周村家家戶戶都建起了牛欄,還在山上種植了果樹和草藥,年人均收入比過去增加了10倍,提高到8000多元。與此同時,曾馥平發動村民種植了500多畝生態林,積極爭取資金修通了進村水泥路,興建了地頭水柜、沼氣池等。

  隨后,又在下南鄉古周、下塘等村建設高效立體退耕還林還草核心示范區25300畝,篩選出固氮、保水、耐旱等生態功能型植物及經濟效益較高的飼料、果樹、藥用等經濟型植物32種,建立優質種質資源圃11個。

  曾馥平構建的喀斯特區域立體生態農業發展新模式,讓大山里的一個個村寨展現出世外桃源般的美景,為石漠化治理和巖溶山區生態重建起到了示范作用,被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作為典型案例在我國西南喀斯特區域廣泛推廣應用。

  2015年,脫貧攻堅戰打響后,曾馥平繼續帶領團隊結合《滇桂黔石漠化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規劃(2011—2020年)》的國家重大需求,針對我國西南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生態環境脆弱、人地矛盾突出、產業缺乏及經濟落后等問題進行攻關。

  依托中國科學院環江喀斯特生態系統觀測研究站,曾馥平不斷探索“綠色生態扶貧”和“特色產業扶貧”新理念,研發退化喀斯特生態高值功能植物種類篩選與定向培育、人工植被復合經營與高效利用、立體高效生態衍生產業培育等技術,建立標準化精準試驗示范基地,培育了喀斯特地區林下種草養牛和中草藥特色產業,構建了喀斯特地區植被復合經營和特色生態衍生產業培育等科技扶貧體系,被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遴選為喀斯特山區產業發展的典型案例,為我國西南生態脆弱區的精準扶貧提供了技術支撐和模式樣板。

  近5年來,已累計輻射環江全縣種植中草藥2850畝,涉及品種有山豆根、牛大力、雞血藤等,直接帶動貧困戶590戶,人均年增收1800元以上;發展林下種草18萬畝、養殖菜牛13.2萬頭,直接帶動貧困戶1720戶,貧困人口人均年增收1500元以上;推廣的“次生林+山豆根”“次生林+白芨”等林藥復合種植模式近十年種植面積1.1萬畝,直接帶動貧困戶590戶,戶均年增收3000元以上。

  2020年11月24日,出席“中國天然氧吧”2020年創建活動發布會暨第二屆產業發展大會的曾馥平,又為環江捧回了中國氣象局授予的“中國天然氧吧”榮譽稱號牌匾。

  “這為全球喀斯特地區減貧工作提供了‘中國方案’,具有重大意義?!敝袊茖W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黨委書記王克林說,曾馥平帶領的科學家團隊不僅在環江創建了第一個國家級喀斯特地貌生態站,還在研究喀斯特地貌的水土流失、生態環境保護的同時,為喀斯特地貌地區找到了適宜的脫貧技術,對越南、印度尼西亞這些東南亞國家,對伊朗這樣的國家也都有借鑒意義,其研究成果為世界提供了重要范例。也正基于此,目前,全世界對于喀斯特生態研究的SCI論文中,有20%出自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

  甘當愚公無怨無悔 

  丹心更顯大愛真情 

  26年來,曾馥平每年在長沙與家人團聚的日子,不超過30天。

  最初,曾馥平的妻子唐嫵玲難以忍受丈夫不在身邊的日子,1996年,她拉著5歲的女兒來到環江,動員曾馥平回長沙。

  為了讓妻子改變心意,曾馥平帶著妻子女兒一起下鄉??吹酱笊嚼锎迕駱O度貧困的生活環境,唐嫵玲沉默了。在環江待了一個星期后,唐嫵玲知道說不動丈夫,只好帶著女兒回到長沙,耳邊還回想著丈夫的話:“我知道你一個人撐起這個家很苦,但大山里還有更苦的人,我必須留下來幫助他們?!?/p>

  需要換煤氣,只能自己扛煤氣罐;下水道堵了,只能自己疏通;夜晚燈不亮了,只能自己更換電燈泡……無數個漆黑的夜晚,看著窗外萬家燈火,思念曾馥平的唐嫵玲只能獨自落淚。長期過度勞累,壓垮了唐嫵玲瘦弱的身體,讓她患上腰椎間盤突出、心率異常等疾病。

  一次,唐嫵玲因急性腎結石,在醫院做輸尿管鏡碎石手術。術后,劇烈的疼痛讓唐嫵玲躺在手術車上動彈不得,醫院護工看到她身邊一個照顧的人也沒有,連聲問她:“你的家屬呢,你丈夫跑哪兒去了?”唐嫵玲沒有回答,只是默默流淚。

  2004年10月的一天,曾馥平利用休假時間趕回長沙與妻子、女兒團聚。一進門,妻子就說:“女兒出事了?!痹テ揭幌裸蹲?,著急詢問緣由。

  “從幼兒園、小學到中學,你沒有參加過家長會,也沒到學校接送過女兒,她的同學和老師都沒見過你?,F在女兒被同學嘲笑沒有爸爸,逃課回來,不敢去學校了,正躲在房間里呢?!甭犃似拮拥脑?,曾馥平如夢初醒。他輕輕敲了敲女兒的房門,許久,門開了。

  女兒曾渝茜一頭撲到曾馥平的懷里,失聲大哭。曾馥平一邊用右手擦著眼淚,一邊輕聲安慰女兒。

  第二天,曾馥平帶著女兒到學校,見到老師并說明情況。老師聽后非常感動,特意在班會上告訴大家:“曾渝茜有一個英雄的爸爸。她爸爸在廣西邊遠山區從事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這項工作讓許許多多光禿禿的石山披上綠裝,讓很多人擺脫了貧困、過上幸福的生活。她爸爸叫曾馥平,是全國十大科技扶貧標兵?!鳖D時,班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從此,同學們對曾渝茜刮目相看了,再也沒有人譏笑她。

  在漫長的26年里,曾馥平無法照顧到雙親和妻女。父母彌留之際,他沒能見上最后一面;妻子生病臥床,他不能陪伴照顧;女兒的童年缺少父愛……面對家人,曾馥平的心中充滿愧疚,心中也有過彷徨和掙扎。

  可每當夜深人靜時,曾馥平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肯福示范區剛開始建設時,他和500多名移民沒有住的地方,夜晚在荒山上一起看星星的情景;想起移民為了早點過上好日子,在月光下拼命干活的身影;想到大石山農民對他充滿信任、飽含期待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決不能后退。

  2020年3月,環江進入決勝脫貧攻堅最后沖刺的關鍵時刻。當月16日,曾馥平和同事冒雨前往龍巖鄉落實科技扶貧項目途中,乘坐的車輛被迎面駛來的貨車撞翻,造成肋骨骨折。

  曾馥平被送到醫院時,趕來看望慰問的環江縣委書記黃榮彪得知這已是曾馥平第三次遭遇車禍時,語重心長地說:“老曾,你太拼了,事不過三,可一定要保重身體??!”

  在環江縣主要領導的再三叮囑下,曾馥平在傷勢好轉后,回到長沙休養?!八诩依镒蛔“?!”唐嫵玲說,雖然醫生下了“必須臥床休息3個月的‘死命令’”,但是曾馥平只在家里待了3天,又不顧勸阻,趕回環江。

  此時正值脫貧成效第三方評估的重要階段,曾馥平作為下南鄉第一書記,在下鄉配合評估工作和落實項目時,因雨天山路濕滑,不慎摔倒,導致傷勢復發,再次入院接受治療。

  唐嫵玲聽到這一消息,氣不打一處來,在電話里狠狠指責了曾馥平,但又感到無比心疼和欽佩。

  “如果這里的老百姓還需要我,我愿意繼續留下來!”曾馥平說,“土地是農民永遠的根,而農村、農民是我們農業科技工作者永遠的根!扎根這片沃土,讓群眾幸福的生活越過越紅火,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p>

原載于《人民網》2021-02-24

美人被教官强伦姧免费看,性刺激的大陆三级视频,性刺激的大陆三级视频,鲁鲁狠在线视频免费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